訂閱知識

請稍等……谷歌專訂的知識網數據檢索正在載入中

10名大學生到北京參加生存訓練 10元過4天3夜

來源:2015年8月3日 新浪香港網 轉載《新京報》

 

「您好,需要小時工嗎?」

 

「您好,這裡還用人嗎?」

 

「您好……」

 

7月29日,“生存”活動首日,張陽(左二)、譚敏和白雪到某英語培訓機構應聘。
7月29日,“生存”活動首日,張陽(左二)、譚敏和白雪到某英語培訓機構應聘。

 

8月1日,“生存”活動最後一天,張陽(右一)和同伴在西單廣場與市民交流。
8月1日,“生存”活動最後一天,張陽(右一)和同伴在西單廣場與市民交流。

 

7月31日,殷亞東(中)和同伴從超市購買了40瓶飲料,准備作為禮物送給掃二維碼的市民。每成功掃碼一單,他們可從微商處拿到5元提成。
7月31日,殷亞東(中)和同伴從超市購買了40瓶飲料,准備作為禮物送給掃二維碼的市民。每成功掃碼一單,他們可從微商處拿到5元提成。

 

四天“生存考驗”各組情況
四天“生存考驗”各組情況

 

 

從北京團結湖地鐵站開始,沿東三環輔路一路向南,張陽只要看到餐館和公司,就會小跑上前,徑直推開門詢問是否招人,但得到的只是各種回絕或沉默。

 

三伏天,中午的太陽正毒,張陽與兩名同伴還未吃飯,除了背包裡裝著的換洗衣物,每個人身上只有10元現金,這些就是他們7月29號到8月1號在北京的所有「身家」。

 

「10元錢,在北京度過4天3夜,不能求助同學和家長,自己解決吃住問題……」包括張陽在內,西安交通大學啟德書院10名大學生,來到北京參加校方舉辦組織的這項「城市生存訓練」活動。新京報記者也隨同張陽所在的一組,感受他們面對的挑戰和艱辛。

 

據瞭解,參加該項活動的1名大二學生和9名大一學生都是首次來到北京,均為通過招募的成績優秀大學生。「現在的大學生自小由父母呵護,缺少與社會接觸」,活動組織方希望,通過此次活動讓大學生走出「象牙塔」,迎接來自社會的挑戰。

 

初戰受挫 連失兩份工

7月29日上午8點,「城市生存訓練」開始。10名學生分成三個組,從豐台首經貿大學出發,踏上各自闖蕩京城的征途。

 

北京這麼大,該往哪兒走?張陽和同組兩名女生譚敏和白雪陷入茫然,經過首經貿地鐵站,他們同時停下腳步。陌生的北京,讓他們選擇這種成本雖高,但路線清晰且快捷的交通工具。

 

此時,譚敏不斷地刷著手機,她已通過招聘網站為大家找到一份掃二維碼進行關注下單的兼職,每單5元提成,上午10點在北京化工大學東門集合。「我跟人家聊著呢,讓我們加微信把學校、姓名、電話發過去。」

 

「發這些個人資訊靠譜不?」張陽在提醒譚敏的同時,也拿出自己找的為英語培訓機構發放調查問卷的工作,但對方是周結工資,他想先去看一看,爭取日結。

 

因為每人只有10元錢,在仔細研究了地鐵線路圖後,三個人覺得張陽找的英語培訓機構路程較近,決定先去嘗試。

 

趕到那家英語培訓機構,張陽才得知,由於需要統計工作量,工資只能周結。此時,他們也錯過了譚敏找的「掃碼」工作,乘坐地鐵後每個人只剩下5元錢。

 

山窮水盡 僅剩一元錢

「繼續走吧,再找找,碰碰運氣」,張陽歎了口氣,帶著兩名女生沿三環輔路一路向南。

 

碰壁還在繼續,速食店、麻辣燙攤位、火鍋店、超市、通訊公司……只要一講到只能工作4天,對方都會拒絕,「時間太短了,我們只要長期工」。

 

上午11點,譚敏終於在手機電量耗盡前,在網上翻到一條招聘資訊:參與某電視臺的節目錄製,中午11點30分在高碑店地鐵站集合,每人40元。

 

「賭一把吧,起碼能確定當天給錢」,三個人都明白,自己所在的位置坐地鐵到高碑店要4元,如果不成功,每個人就剩1元錢。

 

一路上,三個人面色凝重,步伐急促,相互間也不說話。趕到約定地點時,他們遲到了10分鐘。

 

「一會兒都跟著我走,別帶吃的,現場不要說話,手機調靜音……」在高碑店地鐵站西側的一處空地上,被稱為「群頭」的工作人員,正為60餘名應徵者講錄節目的規則。張陽上前詢問,群頭抬起手擺了擺,「人滿了,下次吧。」

 

「拜託通融一下,我們沒錢了,很需要這個工作」,白雪與譚敏試著和「群頭」商量,還是被拒絕,但得知次日還會招募節目參與人員。

 

柳暗花明 餐廳獲酬勞

情緒低落的三人都不想吃午飯,他們漫無目的走在街上,女孩們的劉海都已濕透,貼在臉上。

 

張陽決定再到鄰近的傳媒大學做「最後一搏」。

 

傳媒大學西區,張陽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。一家餐廳的老闆聽張陽介紹了「生存訓練體驗」活動後,答應讓他們幫忙收拾店裡盤子,還炒了3個菜,並給每人開出30元的工資。

 

這讓張陽差點紅了眼睛。除了不斷重複道謝,他和同伴將盤子裡的菜吃得乾乾淨淨。

 

下午5點,在定福莊西街的一家烤串店,張陽說服了店員讓他們做一些收拾餐桌、點菜的服務工作,約定包吃住每人每天50元。不過當晚烤串店老闆回來後,認為無法保證安全,拒絕三人待在店裡,最後只給了他們30元錢。

 

兩家店的「務工」,讓張陽和同伴們獲得了120元的收入,這讓他們暫時解決了住宿問題。三人選擇在傳媒大學周邊的一處日租房內落腳。

 

磨破了嘴皮子,老闆才同意將房價從150元降到100無。屋內只有一張床,張陽給同行的2名女孩住,自己鋪了毯子,睡在地上。

 

晚上10點,躺在地上的張陽伸了個懶腰,長舒一口氣。

 

「這座城市讓我成長」

7月30日,三人早早起床,用僅剩的20元在路邊攤買了點炸串兒吃,之後趕到傳媒大學地鐵站尋找「群頭」,這次他們成功得到了工作。

 

節目從上午11點一直錄到晚上9點,觀眾席沒有椅子,大家坐在木質的檯子上,廁所也不能上。中間只有半小時的休息時間,每人可以領到一盒盒飯。

 

晚上七八點時,一些觀眾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,但張陽卻覺得這是份不錯的工作:不費腦,不費力,還能見明星。這份工作,他們次日又堅持了一整天。活動最後一天,已有20餘元「積蓄」的張陽、譚敏和白雪遊覽了北大、清華等名校。

 

「感謝這座城市讓我成長」,14個小時的硬座,西安到北京,19歲的張陽說這是自己最漫長的一次遠行。

 

4天的「生存」經歷,讓就讀臨床醫學專業、有著不錯家庭條件的張陽很是感慨,「困難會讓自己變得堅強,也讓我知道如何認真去對待生活和家人。」

 

「他們認識了社會,自身也有所收穫」,帶隊老師李新安表示,「生存訓練」活動已經達到預期。

 

來源:新浪香港網轉載  2015年8月3日《新京報》

原始網文:【身揣10元钱 “学霸”闯京城】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李相蓉

圖片鏈接1: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圖片鏈接2: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圖片鏈接3: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圖片鏈接4: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
本週熱點新聞 | 當月熱點新聞

 

分享到: 更多

立即上FB加upknowledge為好友,一起點讚。Say U「Like」it!


 

UpKnews © 由串智有限公司新媒體傳訊部編輯、轉載,任何內容未經串智有限公司及原本來源版權擁有方同意,均不得抄襲、翻印或作其它用途。
如非事先提前作特別安排,串智有限公司有權保留所有投寄的照片、稿件及其它物品,并一律不予以歸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