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師大附中老師霧霾停課時給學生寫信:心疼北京

2015-12-16 新浪、中國青年報 知识传媒 知识传媒


2015-12-16 北京新浪網 摘自《中國青年報》



北京市解除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后的第一天,北師大二附中高二10班的學生回到語文課堂上,開始討論馮友蘭的《人生的境界》。


語文老師兼班主任何傑在黑板上寫下這部名篇標題,轉身拋出一個問題:「整篇文章都在講哲學的任務,但為什麼用『人生的境界』做題目呢?」


何傑個子不高,步伐利索,已經習慣在辦公室和教室之間疾走。因為霧霾,這位北京市語文特級教師剛剛經歷了一場網路上的「走紅」。


起因是一篇《霧霾停課期間寫給我學生的話》。當何傑敲下這封信的最後一個字時,並沒有想到它能在短時間內獲得10萬次以上的閱讀量。


這 個45歲的「高齡」班主任眼角已經開始下垂,過早地顯出一種慈眉善目的樣子。他沒有一種刻意保持的威嚴,也缺乏離經叛道的氣質。他像一個最普通的高中語文 老師那樣,溫和、健談,也許還有點啰嗦。儘管重視分數,但他自稱理想主義者,試圖在應試教育和素質教育之間,為學生尋找一條出路。


「分數當然很重要,但我挺擔心他們成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,學業很棒,卻不願意承擔社會責任。」在6個小時的談話里,何傑至少提到了8次「擔當」。


停課的前一晚,有學生說,「我今天比過年都高興。」「北京的學生們今天彷彿接到了牛×的錄取通知書。」還有毗鄰北京的學生抱怨:「明天霧霾紅色預警,北京學生放假3天,然而我們……呵呵。」


霧霾假期第一天,二附中校園外,戴著口罩的行人匆忙走著。中午,空氣污染指數顯示287,何傑坐在電腦前,按了文章的發送鍵,隨後捲起朋友圈的一場風。學生 周雯依說,她的微信被各種霧霾的消息刷爆了,「我特別煩,發誓再也不要看這些東西了。」但當她忍不住打開何老師的這封信時,「眼淚嘩嘩地流」。


「這 大概是你們第一次不歡呼的放假。因為你們突然發現,同快樂的假期相比,還有很多已退成背景而我們並不關注的美好。」何傑在公開信的開頭說。他保持著一貫的 冷靜和平和,與學生探討 「我們的認知方式」,即面對霧霾和其他公共事件,學生們如何審視自己的思考視角。「只有自己的頭腦不成為他人信息與思想的容器, 自己的嘴才能不是別人的傳聲筒」。


學生身上投射著何傑的影子,在朋友圈的一片戲謔與抱怨中,高二10班有一學生忽然冷靜地說,「可能要很多年以後,大眾才能意識到我們正在經歷的是一場怎樣的災難,而非值得雀躍的假期。」這些話後來被何傑引用到自己的文章里。


緊接著,高二10班學生胡昕宇的朋友圈出現了越來越多不一樣的聲音。有人「瞬間激動了一下之後突然笑不出來了,我要乾乾淨淨沒有雜質的藍天碧水紫禁城,寧願不要3天假期和自然醒的早晨」。


有人說,「其實停不停課對我也沒什麼太大的所謂,就是生在這兒長在這兒,特別心疼北京的天兒,你一直藍著就好,真的。」配圖是一張男孩子們穿著校服在綠色的草坪上踢足球的照片,高樓擋住了一半藍色的天空。


何傑給他們一一點了「讚」,他說學生們的思考體現了他最喜歡引用的魯迅那句「無盡的遠方、無數的人們,都與我有關」。

周雯依引用了數學老師布置停課作業時的一句話,也是何傑文章的結尾,「空氣不好,在家自習。學好了治理霧霾。」後面又加了一句:學好了,治理社會、治理國家。平天下。


何傑既欣慰,又自豪,「這種思考比成天坐在那罵政府有用得多。」


「現在社會上各種利益群體之間的矛盾和鬥爭、腐敗問題、應試教育的弊端、老師的缺點,學生是逃避不掉的,關鍵是用什麼程序和方式去溝通和改變。」在何傑看來, 天上的霧霾可以等風來,社會上的霧霾卻常常積重難返,一不小心鑽進十六七歲的學生心頭,會造成難以清洗的污染。


他要做的,是正向的引導,並且教會學生獨立思考,應對那些看不到的「霧霾」。


恢復上課的第一天,霧霾正在逐漸散去,冬日的校園景色依然蕭條,窗外只有校工清掃落葉、塵土發出的沙沙聲。教室內卻溫暖且自在,30名文科實驗班的學生沒有絲毫拘謹,各抒己見,看上去更像人們印象中的美國課堂。


何傑講到馮友蘭說的第一種人生境界——自然境界,像小孩和原始人那樣順著本能做事。他開玩笑說:


「18歲才叫『成人』,所以你們現在還不能算完全意義上的人。」


「那學校豈不成了動物園?」 馬上就有學生接了一句。

同學們哈哈大笑,進而開始討論動物性與社會性。青春痘已經開始爬上他們的臉,書桌上擺著筆袋、文件夾,課本疊了厚厚一摞,但他們心中裝下的,可不止這些。


在 課堂上,何傑講利己的功利境界和符合道德的道德境界。這個班級歷史上有將近一半的人會考入北大清華,他問同學們,家長是不是不太願意學生將來學哲學,大部 分回答是肯定的,也有一位父親是公務員的女孩站起來說,「我父母挺願意我學哲學的,因為黨和國家的重要領導人都學過哲學,所以哲學非常有用!」


笑聲過後,另一位同學說了句「苟富貴勿相忘」,「這就是一種功利境界!」何傑接著他說。


「你不可能擺脫應試教育的桎梏,只能在既定條件下改變,為了素質把成績丟掉是愚蠢的。」何傑向前探了探身子,他承認仍然要以多少個畢業生考上北大清華來衡量成績,也會提出一些硬性要求,例如學生在網上參與討論,跟帖和提問不得少於3次。


「教育承載著社會分流,高考意味著太多東西了,所以大家會在意,還是要按照教育規律去辦。」他穿著大紅色的衝鋒衣,成了單調冬日里的一抹暖色。過去的學生說他不太注重個人形象,腦袋上經常有「呆毛」(動漫語言,指頭頂豎起的頭髮)。


何傑事後解釋,當初之所以要寫那封公開信,是因為看到學生的感慨:「被寄予『干預社會』厚望的我們,平時答過這麼多主觀題,說一堆宏觀層面上頭頭是道的話, 真正問自己有什麼極具科學性又切實可行的政策或解決辦法,沒有。甚至作為一個普通人,除了關好窗戶打開凈化器,提醒媽媽要戴口罩以外,我沒法再做更多。無助,還是自己無用。」


這些困惑如同籠罩在學生心頭的霧霾,何傑不得不及時作出解答。他喜歡用書信的形式與學生交流。「你寫1000字,老師就回1000字。」一位學生說。每年,何傑能寫七八萬字的信。


如果時間倒回2003年,何傑還是個缺乏底氣的「不成熟」老師。那時,他追求「活潑可愛」的教學,追求形式上的漂亮,會聲情並茂地朗讀《神鵰俠侶》楊過跳崖的段落,把同學讀得淚眼漣漣。


但他帶的班級成績不好。僅此一項,就足以否定一切。有家長說他「不搞教學,凈搞花活兒」。他在文章里說,從科學角度,去霾並不是非常難的事,但從社會角度看,去霾卻又無比艱難。


何傑從學生入學的第一天,就開始培養他們的公民意識。組建新班級的第一件事是創作班歌、班訓和口號,這些全都由學生一手操辦,民主投票選舉產生最終結果。高 二10班的口號是「海天作界,我自成峰」,學生用毛筆寫在捲軸上,掛在教室最顯眼的位置,班歌則專去外面的錄音棚錄了一下午。


「特別令外班羡慕的是,我們有很多社會實踐。」一位高二10班的學生說,每年的中秋節,何傑都會帶全班的同學到北海「划船、賞月、賦詩」。


上一屆班級要設計一款文化衫,準備在運動會上當作列隊服裝,班裡的設計師和其他同學對圖案產生了分歧。


何 傑讓學生們自己開會決定,「這是一次民主訓練,訓練他們公共議事的能力,要有公共說理的意識,以及一旦形成決策就要遵循,要學會妥協。」班幹部當時非常著 急,眼看運動會就要開始了,班裡仍然沒有達成統一意見。最終,全班只能穿著校服參加了開幕式,自然沒有拿到好成績。


大家都挺不高興,何傑對他們說,「這就是民主協商的案例,誰都不讓步,這事就辦不成。」


「中國的素質教育有個很大的阻力是家長的焦慮。」何傑說,一直到他的班級分數上來了,何傑有了特級的身份和「范兒」,家長才越來越「理解花活兒」了。


但有時,教育「霧霾」的影響是根深蒂固的,為了鼓勵學生多參與校園的公共事務,他會告訴他們這是「刷履歷」的好時機;為了讓學生把眼光放長遠,他會問他們「想要賺大錢嗎?那就不要只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」。


馬上要下課了。何傑說,馮友蘭指出人生的最後一個境界是天地境界。「中國的聖人是既入世又出世的,中國的哲學也是既入世又出世的。」何傑在文章里寫道,「如果不重提推己及人、不重釋克己復禮,實體霧霾不會消除,心靈霧霾會更嚴重。」


霧霾假期的最後一天,周雯依的朋友圈裡,除了有人慶祝「天晴」,不再有任何關於霧霾的文字了。下周,月考和新一輪霧霾將一起到來,「我們沒法兒採取什麼實際行動去改變它,最多只能做到出門戴口罩。」她頓了頓,「這說起來也挺悲涼的。」

摘自《中國青年報》

阅读原文

 

 

分享按鈕
分享到: 更多


近期推送:
  • 新聞總匯
  • 熱點新聞
  •  

    UpKnews © 由串智有限公司新媒體傳訊部編輯、轉載,任何內容未經串智有限公司及原本來源版權擁有方同意,均不得抄襲、翻印或作其它用途。
    如非事先提前作特別安排,串智有限公司有權保留所有投寄的照片、稿件及其它物品,并一律不予以歸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知識雜誌 | 串智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
    "upknowledge.com.hk" & Knowledge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返回知識網